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主页 > 法律在线 >

武汉这所高校校报记者团“五虎”兄弟的故事!值得每一位学生记者

编辑:admin 日期:2022-01-23 06:07 分类:法律在线 点击:
简介:国庆前夕,雷宇问我去不去哪里?说他们五兄弟准备回来和老师们聚聚。我说我节假日一般不出远门。他在汤逊湖定了个别墅,准备在那边住一晚上。我说好,听你安排。 5号下午,四个人两点多钟到我家里来接我,有一个因为临时有事来不了,不得不退了提前订好来回

  国庆前夕,雷宇问我去不去哪里?说他们五兄弟准备回来和老师们聚聚。我说我节假日一般不出远门。他在汤逊湖定了个别墅,准备在那边住一晚上。我说好,听你安排。

  5号下午,四个人两点多钟到我家里来接我,有一个因为临时有事来不了,不得不退了提前订好来回的高铁票。几个人在我家里寒喧了一会儿,3点半出发去汤逊湖。

  天下着雨。久旱逢甘霖!我说武汉有三个来月没有下雨了,你们为久旱的禾苗带来了希望。

  在别墅里我们三个老师分别住两间房,他们四兄弟住的大通铺,说是再体会一下上大学时住集体宿舍的生活。

  6号,他们安排在附近汤逊湖湿地公园活动活动。我们都穿上张凯给大家带回的他的产品UTO红色T恤,与这个国庆很吻合!

  大家边游览边拍照。我边拍就边把照片发在《武科大永远的记者团》群里,引起许多群友的关注。很多只听说五虎兄弟,却不知道他们都姓甚名谁。因为这个群里的群友有的年龄跨越三十年,从1985—2015 。今天在这里我不是在写聚会,也不是在写国庆游记,我想介绍一下这 “五虎兄弟”。

  “五虎兄弟”的说法,缘自雷宇在湖北日报头版发的一篇消息《工科院校走出记者方阵 武科大优秀生迈进主流媒体》和文化版发的一篇通讯《培养新闻人才的一个摇篮:解析武科大校报现象》。这五虎分别是:1999级的校报记者张凯、普进、吴优平、吴春平和2000级的雷宇。在记者团,他们互帮互带,有点子一起探讨,在中央媒体发稿50多篇。在共同的学习和奋斗中,他们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
  张凯,是他们几个中的老大,99级,因为上高中时就喜欢新闻,所以上大学就自然成为校报的一员干将。那时候我主要看第一版的稿子,其他版面的稿子过问比较少。学生的稿子主要在第三版,所以他们和方老师接触得多。

  张凯是在文法与经济学院,当时他们学院有个傅征,获得由省教委与红桃K集团组织评选的湖北省优秀大学生“楚才”奖,她将所获的一万元奖金全部捐给贫困学生。傅征是一个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优秀学生,中共预备党员,入校两年四个学期的各门功课平均分都在90分以上,以91分的好成绩通过大学英语六级。当时就想为这个学生写一篇通讯,自然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她所在学院的记者张凯了。

  接到任务后,张凯也是下了功夫,采访、写稿、改稿。应该是他自己觉得差不多的时候把稿子拿给我看。我看后很不满意。我说他把一个优秀的学生写成了高大全的英雄,空话大话太多,没有具体内容,华而不实。

  我和学生平时喜欢开玩笑,但谈稿子的时候从来都是毫不留情,时间长他们也就习惯了。印象当中,只是把他们集到一起讲过两次消息写作,大多是平时他们没课时来办公室闲谈,他们基本都是自学成才。

  张凯是一个悟性极高的学生,在不长的时间里就把傅征的那篇人物通讯写得很好了!为了这篇通讯,他在挨批后回去就找新闻写作的书看,恶补人物通讯写作。

  后来,他的文章越写越好,在校报见报率也很高。2001年,他被任命为记者团团长。由他撰写的《食堂大师傅考核 学生当考官》获湖北高校好新闻一等奖。

  特别是在深度报道方面有长足进步。如:新闻观察《图书馆里的学生问题面面观》《大学考试越来越开放》《运动会为何如此冷清》(张凯 吴春平)《关注洪美新生公寓》(张凯 吴优平)。《运动会为何如此冷清》一文在《中国体育报》以《大学运动会为何如此冷清》为题全文刊登,并在全国开展为期半年的讨论。说明这篇文章所说的不只是一个学校的特殊现象,而是在大学里普遍存在。这是打到了大学生不关心不热爱体育运动的痛点!

  张凯作为记者团团长,他又带出了吴优平,吴春平,普进,还有下一届的雷宇。他在带着几个兄弟做校内新闻的同时,还不断与中央与地方媒体的记者联系,向外发稿,加强对外宣传。

  那时候的外宣可不像现在这么简单,没有互联网,没有电子邮件,文章是一个一个字抄写,稿件是邮寄出去的。他们还经常自己搭乘公交出门到报社,主动和记者编辑联系。应该说,他们为武科大后来迅猛发展的对外宣传打下了很好的基础。

  毕业后张凯是先打工后创业,先武汉后上海,从做企划文案的总经理助理开始,到自己创业做运动内衣,先贴牌后创自己的品牌。一步一个脚印,稳扎稳打。如今,他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以品牌策划活动,以活动促销品牌。

  不过,张凯还是挺记仇啊!一句“华而不实”让他记一辈子了!他说:“这个华而不实鞭策我做人做事要踏踏实实,不管是做什么,写什么,都要有实实在在的内容;而这个华而不实监督和激励我在现在的产品开发中注重用好材料,不为利润偷工减料。”

  能够自己创业很不容易,能够做出自己的品牌在上海立足和发展更不容易。张凯,白白净净,小小的个子,能量不小!

  普进,是我们校报记者团第一个考上武汉大学闻硕士研究生的!我是在他考上之后才知道。

  从校报发稿情况看,普进是在后一步进入记者团。但到记者团后写稿的势头很猛,消息通讯发了不少。后来去光明日报湖北记者站实习,是我介绍去的还是他自己找去的我记不清了。

  实习期间,深得时任光明日报湖北记者站站长夏斐老师的喜爱,翻阅《媒体武科大2002—2008》有一篇发在光明日报的《学籍预警与教学督导成为硬措施——武汉科技大学提高本科教学质量记》,这篇2000多字的通讯就是普进写的。

  还有一篇《好学生好在哪里——武汉科大信息学院学生量化综评受关注》的1000多字通讯也是他写的。适逢2003年学校105周年校庆,学校在光明日报发了一个整版校长专访,这里面应该也有不少普进的功劳。

  事后夏老师应该是给了一点普进的劳务费,可普进用这劳务费给校报编辑部买了棵适合室内养的富贵树,大约有两米多高,应该不便宜。至今我还能清楚地记当时他和几个兄弟把树搬到19楼的情景。

  还有一件我记忆犹新的事。一天下午,普进是办什么事情,路过学校东西院门口,看到广告牌上在征集新生档案,学校有一千多新生报到后没有档案。凭着他的新闻敏感,认为这里面有新闻。

  到办公室后和我说了这件事,我感觉这是个好新闻!那时候正是招生由纸质档案向电子档案过渡时期,这种情况不是一个学校,应该是高校普遍存在的现象,我就让他去写。

  他跑了学工处,跑了档案馆,稿子很快就出来了,后发到中青报,以《“非典”普查查出大漏洞 武科大千名学生无档案》为题发出来了。这篇文章在别人看来又是一个负面新闻,在我看来这是立足学校观察教育的好新闻,旨在观察教育现象,反映教育本质,推动教育进步。

  据了解这条新闻发出来后,校长分别找了学工处长和档案馆长,还好没找我这个当时负责新闻宣传的宣传部副部长。

  在武大读新闻研究生他也是经常回到学校,到办公室和我们聊天,他的随身小书包上插着好几支都是校报的笔,包内应该装的还是校报记者的采访本。

  在我下班后他和吴春平还经常抽我放在抽屉里的烟。他们实实在在把校报当成了自己的家,这种不见外让我感觉很好,我也确实把他们都当成自己的孩子了。

  毕业后普进就直接去了上海。上海和北京不像深圳,那些地方的人有些排外,所以普进想进新闻单位不是很顺利,后来考了公务员,现在是上海某大区区委组织部一名处级官员。

  如今政府官员也不好做,非常的辛苦,普进说机关工作13年他很少没有加班的时候,每天工作时间都在10小时以上,在没有作何背景的情况下,唯有努力。

  吴优平,也是张凯带出来的,他们几兄弟的基础都很好,我也没有给他们讲什么新闻写作方法,只是提供了校报这个平台。他们自己在这个平台上不断努力,也不断在实现自己的价值。

  在校报、中央和省市媒体发了不少稿子,特别是对外发稿,他们并没有通过老师联系,都是自己与记者联系,那时他们和长报的欧阳春燕、湖报的周芳、都市的吉晶晶都很熟,应该说写新闻他们从外媒记者那里比从我这里学到得多。

  吴优平能吃苦,他是学市场营销的,刚毕业在一家公司打工,东奔西跑,随身带的就是几个面包一瓶水。有次在武昌那边跑销售,路过武大,正值中午,又饿又累,一个人在武大小树林的石凳上睡了两个小时。

  在做了一段时间营销后他又决定创业,开了一个礼品店,在汉口那边有个门面,生意究竟如何我不太清楚。但这期间有一件事我是永远不会记的。

  那是2006年,校报记者团搞10周年团庆,主要是团长刘春燕折腾,我没有资金支持,只是口头同意。可刚刚创业的吴优平为这个活动捐了5000元!这在那个时候是一笔不小的钱,至少是我当年两个月的工资。

  那个礼品店开多长时间我记不清了,应该是生意不太好,之后还是回头做营销,从基层做起,做到部门经理,区域经理,再进入公司高管。其中转战山东青岛、淄博,广西南宁、北海,湖北武汉、荆州,成了管理数百人的分公司老总。

  吴优平在记者团最大的收获应该是收获了爱情,记者团内部差不多有十对恋爱成家的,他是唯一一个毕业后返回来追到学妹董艳。这个学妹也是非常优秀,是校报写人物通讯好手,获得过湖北新闻奖、中国高校校报新闻奖。

  董艳不仅外表漂亮内心丰富,优雅淡定,有才气还很能吃苦。特别是结婚后跟着吴优平转战南北,每到一个新地方就要重新找工作,等工作刚熟悉吴优平又要调到另外一个地方。但她从无怨言,两个孩子也都是在外地出生的。如今他们已是儿女双全,吴优平也从荆州大区回到武汉了,生活也开始安定。

  吴春平,他们几个兄弟都叫他财长,好像当年在记者团他是管财经的。他们的财,从哪里来我不得而知,是他们对外报道的稿费充公?亦或是校报发稿费抽取百分之几?反正我是没有给记者团经费,也无法给他们经费。他们那些年毕业了还是他们凑钱请老师吃饭,后来搞反了,每年毕业又是合影又是聚餐。

  吴春平是他们几兄弟中和我混得最久的一个,四年本科,三年硕士。他在记者团那几年也写了不少稿子,单独的几兄弟合作的,都有。他性格比较内向,做事踏实认真,不太善于与人打交道,所以后来他选择读博士做学问也是对的。

  校报的阿豆工作室是吴春平创办的,他为校报立下了汗马功劳。工作室成立后我为他们争取了独立的办公室,还配了几台电脑,买了服务器,这在当时,其他高校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  工作室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学校的官网主页和学校的新闻网,新闻网在当时的高校中应该是很少很少,接着又做了校报电子版,这在当时在全国也只有几家。因为我对他们的期望总是过高,批评人又不留情面。

  第一个新闻网做起来的时候,我早上上班刚到办公室,吴春平就很高兴地让我去看,打开新闻的主页面,一看我就有点生气,好像说了句这做的啥?离我的要求差太远了!这让吴春平心里很难过,本来是很高兴想让我表扬一番,结果是挨了批评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们为了早点把这个新闻网做好,工作室的几个人是在办公室干了一个通宵。

  后来我又把学校主页的页面和新闻网的页面做了设计,栏目的安排和颜色配置。其实他们主要是页面没有设计好,后台做得还是很不错,使用方便。吴春平也是属于做事很有方法的,还善管理。

  也就是他读研究生的三年,阿豆工作室从无到有,从有到优,慢慢在学校做出了名声,连校长都知道校报有个阿豆工作室。我当时的想法只是让他们维护好新闻网站和校报电子版,后来他们的业务越做越大,为学校很多单位做了网页,还在外面接了活,估计也赚了一些钱,但我从不过问。

  临要毕业了,我当时是有想把他留到校报的想法,但还是有些犹豫,其原因还是他不太适合做一个记者。正好,后来他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北科大的博士,继续他的专业,毕业留在了北京。三十多岁已经是正教授级的工程师了。

  和吴优平一样,他在校报也收获了爱情。胡芳也是在我身边混了七年的,先本科,后硕士。这两个人在谈恋爱的时候,很多人不看好。因为他们的性格差异太大,一个外向,一个内向。但我看好他们。因为,我觉得性格是可以互补。事实证明,现在他们还是过得不错,不过胡芳脾气有点暴,吴春平也能够消化。

  雷宇,是五虎兄弟中最小的一个,比他们晚一届。说起雷宇,有一个场景也是我不会记的。那时候校报只是在学校办公楼一楼里有一个小间,小小房间还有三个门,摆上四个办公桌和一对木沙发,基本上就没多余的地方了。

  经常有一个帅气的小男生,背着一个单肩包,还有些腼腆,每次走进办公室就问李杏老师在吗?不在,调头就走,也没有多余的话。后来才知道他是李杏老师介绍进来的。

  雷宇引起我注意的是到办公室领稿费,不是校报的稿费,是对外报道我们实行的双稿酬,说是双稿酬,实际都比他们拿到的稿酬高得多,有奖励的性质。雷宇是那几年拿双稿酬比较多的一个。也因为他对新闻悟性和自己的努力,后来接替吴优平做下一届记者团团长。

  在记者团的日子里,雷宇是发稿最多的。毕业时他整理的个人新闻作品集是足有三四个厘米厚的一大本。他在学校时就很具有记者的潜质,包不离身,本不离包。每每和我们交流的时候都会迅速拿出笔记本记下。

  善观察善思考善积累材料,一篇深度报道到他那里就是件很容的事,在校报留下了不少名篇。特别是在教育改革与探索方面,关于考试、关于教材、关于就业等方面都有。当时在中国青年报发的《武汉科大:考试乐了学生累了老师》、《武汉高校流行跨校“蹭课”》、《考试作零作弊学校奖励红包》、《武汉科大:高教管理给普教补课》、《高校教材离社会需求有多远》,这些稿件都有很大的社会影响力。

  一个大学生,一个工科专业的大学生,在校期间能在中央媒体发这么多深度稿子,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。当然,还有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、《科技日报》、《中国教育报》,省市媒体就更不用说了。所以,他才能在本科毕业时以10/600通过楚天金报的考试,见习后又以4/6留下做记者。

  在金报做了一年记者后,雷宇又和当时的女朋友、现在的夫人花了半年的时间复习考研,最终他考上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专业,夫人考上北京理工大学硕博连读,雷宇毕业后留在了中国青年报,从做记者到回湖北做记者站站长,写了不少受中央领导关注并批示的稿件,获得过中国新闻奖,还在职读了中科院管理学博士。

  这些也都是我脑子里的记忆。雷宇说他们是在最好的年代遇到最好的我们。那时,校报的三个老师也都是40左右,正是年富力强。另外,那时的新闻环境好,也是纸媒成长上升最好的时期。

  他们遇到了,我们遇到了,学校也遇到了。借用某校领导的一句话,没有我们,武科大没有这样的名气和社会影响力。不谦虚地说,这话也不夸张,翻开那时笔记本的记录,从2002到2008,应该是媒体每天都有武科大的报道。

  每周都会有记者自己前来采访,他们通过我们的新闻网,通过我们的记者团QQ群获取采访素材。在新闻网刚刚兴的时候,我们学校媒体发稿转载率也相当高,每年都有3000条左右。

  翻开手头2001年的校报合订本,许多新闻都是出自这五兄弟之手,有通讯《生活有啥不放心》(普进 雷宇 吴春平 江澜),人物《马明,这小子真牛》(雷宇 张凯),新闻调查《运动会为何如此冷清》(张凯 吴春平)、《关注洪美新生公寓》(张凯 吴优平)、《学费的尴尬 欠费1500万,并非都是贫困生》(吴春平 吴优平 张凯)、光明日报《大学生能不能到校外购教材》(普进 吴优平)等等,不一一列举。他们相遇在记者团,在写新闻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,而且这样的友谊日久弥新。

  写这篇文章也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自己想记录一下。有些事,他们自己也不一定记得。就像雷宇考中国传媒,分数还是在我办公室查的,那种由紧张到高兴的表情我记忆犹新。

热销推荐